欢迎访问幸运小站

[原创]大嫂花木兰,二嫂穆桂英

作者:admin 来源:www.pcdandanzoushi.com 时间:2018-08-14 阅读: 字体:

[原创]大嫂花木兰,二嫂穆桂英
花木兰是我大嫂,穆桂英是我二嫂。

都是堂嫂。

其实,大嫂不姓花,二嫂也不姓穆。仅仅因为,她们分别担任过“花木兰”队队长和“穆桂英队”队长。

那是在一九五八年,一个英雄辈出的年代。

为了发挥女子在大跃进年代顶天立地的作用,上级领导筹划在大队成立“花木兰队”与“穆桂英”队。这样,历史的重任就落在我两位嫂子的肩上。

那时,我的两位嫂子都很年轻、都很漂亮,都能干。她们分别从各生产队挑选年轻而又腿粗胳膊壮的大姑娘小媳妇们,组成了两支近百人的队伍。

为了武装这两只队伍,激发士气,大队不惜血本为她们毎人订制了一顶仿制草帽制作的白洋布帽子,毎顶帽子一圈印有鲜红的“英雄花木兰队”和“英雄穆桂英队”的字样。加上系在下巴上的红绸带,映衬的每一个大姑娘小媳妇都像一朵花。

每天出工前,两支队伍都在大队部门前列队集合,听取大嫂二嫂的列队训话,安排任务,然后锹上肩横队变纵队,高唱着“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军歌奔赴工地;晚上,再披着星光,高唱着“日落西上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的歌儿回家。那时在我看来,大嫂就是真的花木兰,二嫂就是真的穆桂英,只要国家需要,她们一定会甘洒热血写春秋的。

今天的人,已经想象不到那时的农活有多累、农民有多苦。春种秋收之后,冬季更忙、更累。有永远干完的“农水”,开沟挖渠、疏通河道、筑堤修坝、改造农田、人工堆肥,再加上随之而来的“全国大炼钢铁”。哪里有重活、累活、需要突击完成的活,我两位嫂子都要带着“花木兰队”、“穆桂英队”向前进,与男社员们比赛,与所有挑战她们的男人较劲。人拉肩扛,千万吨的土石方她们一担担、一推车一推车运抵工地,一条条沟渠河道被她们开挖、引流成功。几个月下来,原先粉嫩的大姑娘小媳妇晒成了黑鬼,瘦成了人干。后来,也许是两年以后吧,两支英雄的队伍就解体了。因为锅碗都在大炼钢铁时投进了烘炉,而食堂也因无粮而关门,甚至想挖到可以欺骗肚子的野菜都很艰难,再也没力气高唱,更别说流汗干活了。

这时节,大嫂彻底萎顿了下来,再也听不到她的欢声笑语,二嫂因为强撑着带队伍出工,导致流产,与二哥闹翻,终于离婚,竟不知改嫁到哪里去了。

毫无疑问,大嫂、二嫂是那个时代的风云人物,也是英雄人物。今人也许不以为然,但在我心目中,那个时代需要她们,时代认可了她们。想想吧,在我们这段特殊的历史时期,为了改变命运,她们肩负着与天斗与地斗的光荣使命,不仅以自己的行动诠释了“谁说女子不如男”的豪迈情怀,更是心无杂念的投入祖国建设之中---不管人们如何评价这段历史---她们全部的索求,仅仅是时代的认可和对实现自身价值的荣誉追求。至今,我仍能忆起她们当年胸配大红花,在台上列队领奖状的神采,发自肺腑,无比灿烂的笑容绽开在她们每一张黝黑的脸上。大嫂家正屋唯一一张已被时光熏黄了大照片,就是当年她和英雄姐妹们站在炼钢炉前的合影,虽然眉已不在清晰,但阳光与自豪仍然写在每一张朝气蓬勃的脸上,纯洁、而又天真。

这些年很少回去。去年清明祭扫后去了大嫂家,大嫂已老的认不出我来,只是傻傻的笑着问:你吃过了?二哥则孤身一人,早就进了镇里的养老院,他至今不知二嫂的生死存活,人在哪里。

过节了,又想起她们,唯有唏嘘而已。

欢迎转载,本文标题:[原创]大嫂花木兰,二嫂穆桂英,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 http://www.pcdandanzoushi.com/xiaoshuogushi/2018/34488.html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