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幸运小站

[原创]爷爷的葬礼

作者:蛋蛋侠 来源:www.pcdandanzoushi.com 时间:2018-08-14 阅读: 字体:

[原创]爷爷的葬礼
爷爷的葬礼

7月23日早上6点15分终于见到爷爷,爷爷安详地躺在当门小床上,头部覆盖着一张白纸,身上覆盖着一张白布,提前准备的寿衣鞋帽穿戴整齐,床前一盏长明灯燃烧正旺,旁边一个陶盆专供吊唁烧纸用,姑姑和爸爸叔叔分列在爷爷遗体两边,奶奶则坐在不远处的床边。

听小姑说爷爷临走前没有痛苦,只看到爷爷向上伸伸胳膊打个哈欠,很平静的就走了。爷爷是自然死亡,生前没有任何病疼,八十八的年龄在我们村是最年长的,算是高寿,在传统文化里是“米寿”,这样的年纪在筹办葬礼时是属于“喜丧”,家人半喜半忧。再者我们这里地处苏鲁豫皖交界之地,葬礼还是比较讲究礼数,各方环节事无巨细都要考虑周全。

烧纸

7月23日是去世第二天,在葬礼进程中重点是烧纸,也就是通知各方亲友前来灵堂点火烧纸接受吊唁。村里专门有操办葬礼的主持人,习惯称为“大操”,家里的亲戚主要是由他们安排人去送信,接到信的亲戚就立马赶到我们家磕头烧纸。我们自家人就自己通知,两个弟弟就是这一天分别从上海和镇江赶回家里,两个姑父也分别从上海和云南日夜兼程往回赶,表弟表妹也从自己的打工地疾驰而来。我们村里的邻居不需要通知,他们口口相传也从四面八方前来吊唁。这一天除了烧纸外大操还要和爸爸叔叔商量明天的酒席备菜、棺材订购、唢呐演出、冰棺租赁、孝衣孝帽、坟地勘定等事宜。

火化

7月24日,去世第三天,亲朋好友基本上吊唁完毕,该见的都见了最后一面,风水堪舆师也在本家叔叔的陪同下早早赶到,爸爸和叔叔分别指出两块田地由风水师勘测,最终风水师敲定我们家东北方向的地块。与此同时火化车也来到门前,这时候需要把爷爷抬上灵车,一直沉默不语的奶奶此刻突然起身快步前往爷爷的遗体旁掀开白纸再看看最后一眼,然后嚎啕大哭,爷爷和奶奶共同生活了大约65年,半个多世纪的相濡以沫到如今阴阳两隔,奶奶的悲痛可想而知,面对这一幕在场所有人无不潸然泪下。由我抱着爷爷的遗像扛着番坐在灵车前面,爸爸叔叔姑姑分列遗体两旁护送。送葬亲友分坐在四辆汽车里一同前往,殡仪馆到处充斥着哭声和弥漫着烧纸的气味,在大操的安排下我们在礼堂围着爷爷的遗体做最后的告别,打开白纸看最后一面,然后我们来到外面有十二生肖的羊生肖灵位前继续烧纸磕头。大约25分钟,由红布包好的骨灰交到爸爸手中,此时此刻爷爷八十八年的人生历程最终呈现在我们家人面前的是一捧骨灰,人生无常,我不由得流下眼泪。

送盘缠

火化归来,爷爷的骨灰由大操帮助下放到了棺材里,盖上棺帽、蒙上棺罩,外面的灵棚也搭好了,不停的放着哀乐,院子内外纸扎的各种用品一应俱全静静树立着,唢呐也开始吹起来了,厨师也操起了勺子准备饭菜招待帮忙的人。我们这里习俗是从今天中午开始一直到葬礼结束本家族所有成员以及村里所有忙人都要在我们家吃饭,所以我们请了三个厨师来帮忙。傍晚时分葬礼中一个重要环节是送盘缠,由吹唢呐者在前领路,大操提着一个水壶,水壶里是煮熟的饺子,后面是整个家族人员人手拿一根点燃的香,衣服里兜着锡箔纸边走变撒,嘴里还要喊着对我爷爷的称呼叫他拾钱。我则要背着番和成串的锡箔纸紧随其后,整个上百人的队伍浩浩荡荡沿着坟地的方向行进,快接近坟地周围就停下来,预先搭好的芦苇支架旁要放置四盏燃烧着的面灯,大操则用水壶围绕它倒一圈饺子汤,然后再拉着我爸爸围着它走三圈,最后我们所有人员把香和纸钱全部放到支架上烧掉,值得注意的是不能按照原路返回,需另觅他路返回灵堂。我想所谓的送盘缠顾名思义是为爷爷的灵魂引路,从家出发指引他到新的归宿--坟地,在沿途送些路费给他,好让他在另一个世界不受贫穷所困。

出殡

7月25日,去世第四天,是一年中最热的一天,因为这一天是24节气中大暑的第三天,天气预报说当日气温38℃,一大早树叶似乎也像睡着了一样纹丝不动,蝉也仿佛没有往日的力气叫声时隐时现。很显然今天是整个葬礼中最重要的环节,因为要迎客酬宾出殡。重要的亲戚需要操办一个“盒子”,这其中有各种礼品,包括饼干、肉、纸钱、被子、鞭炮等,亲戚在庄头某个地点等候,我们这边则有大操带领,两个专人抬着供桌,吹着喇叭去迎“盒子”,由于我们家族庞大,亲戚众多,“盒子”也多达20个,这其中最重要的“盒子”是奶奶的娘家人办的“盒子”,为显示尊贵优先须有孝子--爸爸和叔叔以及家族所有晚辈成员一起去迎,其他“盒子”则由我和妻子去迎,因为我们这里奉行嫡长子孙规矩,我每迎一个“盒子”还要磕头一次,每磕头一次对方就会给一百乃至二百不等的礼钱,十几次下来我已经热的上气不接下气了,没有办法只能用水从头浇下来降温。终于等到下午3点左右,客人吃完饭一切准备就绪,出棺的时刻到了,所有抬棺者齐心协力把棺材请出门外,放到有四轮柴油机牵引的铁架上,我们送葬队伍则要跪在路面上等候,大操这时要做一个仪式,拉着我爸围着棺材走三圈,然后我爸跪在棺材前,大操此时拿着烧纸用的陶盆在我爸头上旋转一圈用力地摔的粉碎,并且大喊一声“起棺”,这就是当地常说的摔老盆。家族男性在棺材前面,家族女性在棺材后面护送爷爷一直到坟地,期间父亲和叔叔要边走边磕头,坟地里气温大概有40℃,白居易在诗中描述的“足蒸熟土气,背灼炎天光”在这里真切感受到了,棺材入土之前有重要亲戚简短的吊唁仪式,陪葬的纸人纸房子其它用品一起烧掉算是到阴间为爷爷所用。还要有大操拿着大公鸡在坑穴中环扫一周拔下一些鸡毛,再把鸡从坑穴中扔出去,棺材入土后还要多次微调方向以便方位精确。盖上席子添上土下葬基本完成,最后所有穿孝衣的要把孝衣脱下来,孝子则把撕掉的孝帽子重新缠在头上,至此出殡基本告一段落。

圆坟

7月26日,去世第五天,葬礼的最后一个环节--圆坟,一大早天还蒙蒙亮,爷爷的子侄辈二三十人每人一把铁锨,开着电动三轮车不约而同的来到坟地,大家七手八脚很快就堆起了一座高大的坟头,我也参与其中,此时天大亮,我抬头仰望天空,湛蓝的苍穹显得那么幽深高远,令我惊奇的是天幕中突然出现巨大的龙头和惊艳无比的凤尾,这些白云组成的图案似乎预示着什么......我宁愿相信这龙凤呈祥的画面是爷爷的化身,他在俯视着在人世间的子孙,保佑着他的后世子孙平安健康和顺幸福。

欢迎转载,本文标题:[原创]爷爷的葬礼,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 http://www.pcdandanzoushi.com/shicishangxi/2018/34451.html

    上一篇:[原创]邑人二则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