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幸运小站

pc蛋蛋:再见吧!青春

作者:蛋蛋侠 来源:www.pcdandanzoushi.com 时间:2018-01-08 阅读: 字体:

再见吧!青春

激昂的旋律回响在红场,这里的人们都充满了斗志,直接奔赴战场,没有儿女情长,没有多愁善感,只有战斗的号角!他们面对死神,毫无惧色,只为自由,不受奴役而战!青春的林荫渐渐的远行,战斗的号角在寒气中吹响,我们已不是当年那个心怀憧景,善于幻想的他(她

),已不再是弱不惊风,任性妄为的当年。不再是空喊口号,流落街头,感伤的少年。我们要乘帆船出海,去远洋,去接受暴风雨的洗礼,去迎接死神的呼唤,去人生另一段险滩去航行。这里满是毒刺,期待我们去拔除。这里污言碎语,期待我们创造明净的天空。这里充满挑衅,期待我们征服。这里岐视弱者,我们要去革新。这里前无古人,期待我们探寻宇宙。这里俱是陷井,期待我们入瓮,,,,,,我们准备好了吗?准备去远行了吗?我们是否还是那么的像个死狗一样,接受老爸的施舍安排,在荒蛮中度日,在街角中游荡,在游戏里迷醉,在家人忧伤中度日,在叛逆中生活。不能,绝对不能。如果我们要活的像狗一样,像个流氓天赖一样,像个皇帝一样,,,,,,请你勇敢的站出来,请你勇敢的对我说,我要当流氓,我要做死狗,人渣,,,,,,难道你想在岐视中度日,在没有自尊的的生活,在麻木的流浪,,,,,,本帖最后由 菜鸟书虫 于 2017-10-7 08:34 编辑            随着下课的铃声,张玉娟快速地收拾好书包,她急切地希望能早一点回到家里,今天是她十五岁的生日。舅舅昨天说要买一件她喜欢的礼物送给她的;小姨昨天说也要从上海回来为她庆祝生日,不知道小姨是否已经到了,也已经买好了送她的礼物没有?小姨最喜欢她了,每年她过生日小姨都会从上海回来的。从她有记忆开始,她每一次过生日小姨就没有缺席过。玉娟也不是真的惦记着小姨要送给她什么礼物,而是她想见到小姨,和小姨聊聊在这个县城以外她不知道的有趣的事情。      教室外面刺骨的寒风呼啸着,前天夜里下的大雪还没有融化掉,屋顶上还是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积雪,今天雪又开始在下了。教室里的暖气设备坏了还没有修好,还好,玉娟穿着她妈妈为她生日新买的羽绒服,她一点也不觉得冷。      玉娟在老师走出教室后,她第一个冲出了教室跑到了公交车的站台。她上学放学都是自己乘公交车。她觉得还是坐公交车方便,下雨刮风都不用担心什么。在冬天里自己骑车太冷了,就是在夏天她也不愿意骑车上学。夏天的雨水比冬天的雨水多得多了,而且还很难预料到它在什么时候下,天气预报有时报了也不是十分的准确,她以前骑车上学经常的被雨淋,身上淋湿了挺麻烦的。       一辆载有满满的乘客的公交车顶着密集的胡乱飘飞的雪花驶进了站台。今天的乘客比往常的乘客多多了。以前公交车在这个站台停靠时,都能有空着的座位,今天可能是因为下雪,大家都不愿骑车或开车出来的缘故,所以车上挤满了人。站在车厢里的人都被挤得东倒西歪前磕后仰的,一会身体被挤得斜向左边,一会又被挤得斜向右边,想站直站稳了都是一件很难的事。       玉娟用力挤进了车门。如果她不用力挤进这一班车,那么她还得站在站台上再等半个小时后的下一班车;如果不是因为今天是她的生日,她急着回家要见到小姨,她情愿站在站台上再忍半个小时这冻人的雪天,也不愿意在这么挤的车上受这种罪。      车在不停地摇晃着向前行驶。站在玉娟前面的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穿戴得跟个贵妇似的,身上的衣服闪闪发光的,脖子上挂着粗粗的金灿灿的金项链,手上戴着翡翠绿的玉镯,手中还拎着很多新买的东西,看上去象是从商场里刚刚出来。她也被挤得喘着粗气,嘴里还在不停地嘟囔着:“什么破车,挤了这么多死人,想挤死老娘啊?如果上车知道这么挤,老娘就让家里人开车来接老娘了······”虽然这个“贵妇”的声音很小,可站在她身边的玉娟还是能够听得清楚。 玉娟看了看这位中年“贵妇”,心想,家里有车还凑这个热闹,有福不享,和我们家里没有车的人一起挤公交车,还骂人呢!没有素质!真的是活该受这罪!她正想着,车子已经到了一个站台,下了几个乘客,又挤上来几个乘客。玉娟感到车上更挤了,她也开始觉得呼吸困难。      一个刚刚上车的高个子满脸胡茬的男人用力向前挤了挤,他挤到了玉娟的前面,和这个中年“贵妇”挤在了一起。中年“贵妇”斜膘了一眼这个满脸胡茬的高个子男人,似乎很讨厌他挤在她的身边。高个子可能也知道他向前挤令这位“贵妇”不高兴了,他向这位“贵妇”笑了笑,表示歉意。“贵妇”一脸的不削,并不接受他的道歉。       车还在不停地向前摇晃着,驾驶员按下了车上的报站器的按钮,喇叭里播报着下一站的地名提醒着车上的乘客不要误站,报了两遍还是没有人提前准备要下车的意思,看来这一站没有人要下车。车厢内的空气污浊得让玉娟反胃,她抓住上面的扶手,闭上眼睛,她觉得这样能缓解一下胃里的难受。       玉娟觉得车应该很快就要到下一站台了。这一站下了后,她再有一站就该下车了。她真想到这一站就下车跑路回去。车猛的晃动了一下,一辆轿车不按规定超车逼了一下公交车,公交车为了避让轿车猛打了一把方向盘。车厢里站着的乘客都差一点都倒下堆在了一起,玉娟也被挤得松开了扶手差一点就倒了下去,幸亏人多,别人当了她的靠背才没有倒下。她睁开眼看到自己已经从一个座位前移到了另一个座位前了。       中年“贵妇”也被移动了一个座位的位置,她又开始骂了起来,这一次她骂的很大声:“开的什么破车,想谋财害命啊?马上去你们公交车队里去投诉你,不会开车就不要出来害人了!······” 这位“贵妇”不停地骂骂咧咧,驾驶员保持着沉默没有出声反驳她,一位满头白发的大爷看不下去了,他对这位“贵妇”说道:“大姐,你能怨人家驾驶员吗?不是刚刚那辆轿车没有素质不按规定超车造成的吗?你骂驾驶员有什么用?你要骂就骂刚刚那个没有素质开轿车的那个驾驶员,你再这样骂,车上的乘客便会说你没有素质了,你还是不要再骂了。” 这位“贵妇”听出了大爷也在说她没有素质的意思,她把头转了半圈,停下了骂驾驶员的声音,怒目圆睁地对着这位满头白发的大爷,对大爷骂道:“我骂骂人出出气怎么了?谁让他把车开不好了?我怎么嗑瓜子还嗑出一只臭虫来呢,真的是恶心!” “贵妇”骂完后她向上翻了一个白眼。大爷看这位“贵妇”对他骂了一句就不骂了,大爷没有出声,他忍住了,没有和这位“贵妇”争吵起来。没有了“贵妇”的骂声和大爷劝导这位“贵妇”的声音,车厢内鸦雀无声,车上的乘客都把眼光投向了“贵妇”和大爷。玉娟也扫射了一眼“贵妇”,她很想给这位“贵妇”一记耳光,看她还敢不敢再骂人?她看到“贵妇”上车时身上背的包不见了,就剩包带还背在“贵妇”的身上,“贵妇”手里拎着很多东西,她还浑然不知。玉娟想,可能“贵妇”的包是刚刚被驾驶员猛打方向时被乘客挤掉落在地上了吧。玉娟想提醒这位“贵妇”,可她忽然又不想提醒这位“贵妇”了,她想让这位“贵妇”有一个教训,可她耳边好像响起了爸爸曾经对她教诲的声音:学生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不能为恶,一定要做好事,不能和“坏人”一样。玉娟觉得她的的脸上有些开始发烫,她感觉到她的脸一定是红的。她还是没有忍住,提醒了“贵妇”:“阿姨,你刚刚上车背着包上来的,你的包可能被挤掉在地上了,你快找找,不要弄丢了。”       “贵妇”被提醒后,她低头看了一眼身上还背着的包带,包带不是被挤断了,也没有断裂的声音,是被什么利器割断的,包带绳齐刷刷的挂在她身上。“贵妇”好像被电触了一样,浑身颤抖了起来,声嘶力竭地大声喊道:“驾驶员停车!驾驶员停车!我的包被小偷偷了,包带是被刀齐刷刷的割断的,不要让小偷跑了。驾驶员,你不能开车门!” 刚刚还鸦雀无声寂静的车厢里立即变得沸腾吵杂了起来,有人在车厢里不停地挤动。刚刚还在“贵妇”身边的满脸胡茬的高个子男人已经站在车门跟前了,他和几个其他人都在挤动着其他乘客。       驾驶员向车厢里的乘客喊道:“你们谁有手机,请报一下警。” 车厢里有几个乘客同时都掏出了身上的手机开始拨打起来。高个子满脸胡茬的男人和另外几个男人都向后车门处挤动,经过玉娟身边时把玉娟挤得胃里更难受了,胃里是汹涌澎湃翻江倒海,差一点就吐了出来,玉娟尽量克制着不要吐出来,吐出来一定会吐在别人身上的,车厢里太挤了。车中门处一个年轻的小姑娘喊道:“这里地上有一只包,你们看看是不是那位阿姨的?”小姑娘身边的一个中年男人弯腰捡了起来,把包传给了“贵妇”。“贵妇”打开包看了看,里面的现金和银行卡都在,她点了点现金,一张都不少。“贵妇”看自己的包已经找到了,可包绳已经被割断,心疼不已,破口大骂道:“狗娘养的小偷,你敢偷老娘的包,老娘咒你全家不得好死,生了儿子也会被掉到河里淹死······” “贵妇”还在骂着,车已经到站台了,有人让驾驶员等警察来了再开车门,有人说包已经找到了就不要麻烦了。“贵妇”对驾驶员说道:“你让警察来好好地查查车上的人,不要让小偷跑了,我家里有亲戚还等着我回去吃饭呢,我不能等警察来了,你快开车门让我下车,不要耽误我的时间!” “贵妇”说着就扭动着她那胖胖的身体向车门处挤去。车上的一部分乘客看被偷的当事人都不愿配合等警察来查案,谁还愿意待在车上浪费时间,天又这么冷,谁也不愿受这个罪。驾驶员不得已也就打开了车门,胖“贵妇”和满脸胡茬的高个子男人和他一起向后挤的另外几个男人都下车了。驾驶员关上车门,车又继续摇晃着向前行进。      车上下了几个人,车上的拥挤已经好多了。玉娟也觉得胃里的难受比刚刚有所缓解,她向车门处移动了几步,这一站她就该下车了。一个小学生模样的小女孩扯了扯她羽绒服的衣角,对她说道:“姐姐,你的衣服破了,后面有一个很长的口子。” 玉娟听到小姑娘的话,她先是心里一沉,脑子一下子就懵了,这是妈妈刚为自己生日买的羽绒服,如果坏了,回去怎么向妈妈交代?她忙脱下了身上的羽绒服看了看,果然是一个很长的口子,羽绒都已经冒了出来。玉娟看着妈妈为自己新买的羽绒服,心疼得她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刷刷地掉了下来。车上几个乘客七嘴八舌地说起来。他们有的劝玉娟说,衣服破了算了,还可以再买,就当自己被小偷偷了一次,没有被小偷破相已经是幸运了;有的人说,就应该让那个胖女人赔一件羽绒服,是为了她才被划破衣服的,最后下车了连一声感谢的话都没有说就走了,真的是不应该,还有人提议大家凑一件羽绒服的钱给玉娟,说什么的都有,说着说着车已经到了站台了。刚刚劝导胖“贵妇”不要骂驾驶员的满头白发的大爷对大家说道:“大家不要再说什么了,刚刚我从我孙女那回来,孙女让我把她这件穿不了的羽绒服带回来送人的,现在正好送给这位有正义感的小姑娘吧,我也算完成了我孙女交代的任务了!” 说着大爷就把手中拎的羽绒服手提袋给了玉娟。玉娟打开一看,羽绒服的商标还挂在羽绒服上,这明明就是一件新买的羽绒服,哪里是穿不上要送人的衣服呢?玉娟心里一阵热乎,她知道大爷是好心,可她拒绝了大爷的好意,踏着公交车车门的踏板下车了。      大爷可能也是到站了,他也跟着玉娟下了车,他和玉娟是同一个方向同一条路。车外的风裹着雪片还在不停地下着。玉娟的羽绒服被划开的口子被风一吹,羽绒都逃了出来,羽绒很快就都逃光了,玉娟觉得后背好像浸在冰窟窿里一样的冷。大爷看到瑟瑟发抖的玉娟,他从衣服包装袋里拿出他为孙女新买的羽绒服披在了玉娟身上,玉娟执意不肯,大爷对玉娟说道:“丫头!我不是送你羽绒服,我现在是把这件衣服借给你穿到你家门口再还给我,你就不要推辞了。”。玉娟没有再固执,她和大爷一起踏着皑皑的白雪向她家的方向走去。玉娟感觉踏着雪雪发出的声音是那样的美妙,她以前怎么从没有感受到呢!凛冽的风裹着雪片打在玉娟的脸上,玉娟觉得格外的疼和冷,可她觉得心里热乎乎的,她觉得这个冬天还是不太冷。   寒月该觉醒了,亲爱的朋友们,我们要迎着黎明的朝阳,迎着寒风,迎着毒雾野兽出没的密林去战斗,去拼打属于我们自己的天空,那里充满鸟语花香,仙女圣境,那里山青水绿,自由自在,那里充满激情灯光眩目,那里星光冷冷,夜空清澈,宁静。战斗吧,朋友们,死神来了!

欢迎转载,本文标题:pc蛋蛋:再见吧!青春,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 http://www.pcdandanzoushi.com/renshengzheli/2018/20318.html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