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幸运小站

汤朔梅:浴花

作者:蛋蛋香 来源:www.pcdandanzoushi.com 时间:2018-05-03 阅读: 字体:

汤朔梅:浴花

原创

ECHO 处于关闭状态。

ECHO 处于关闭状态。

朝花时文

朝花时文

zhaohuashiwen

这里有来自于有61年品牌的解放日报文艺副刊《朝花》的独家时文、美文、随笔、杂文、报告文学,也有小编每日搜罗的天下好文章推荐板块,跟你交神交心,期待共鸣回响。碎片化阅读时代,我们是一朵让你每天闻一回芳香的“朝之花”。来,一起闻朝花之香。



  四季雨露阳光,催开二十四番花信。如果你到过奉贤,始信这农谚不虚。


  在这片土地上,鲜花衔接了次第的季节。若论主流,探梅,要数星火的四季森林公园;观桃,自然想到光明村的桃林。而在不同的赏花季节里,要数庄行镇的油菜花最出名。


  四月,或阳光煦暖,或柔雨飘飘。微风像打葵扇的祖母,扇起点点油菜花的星火:两朵,三朵,顷刻间蔓延成一大片花的海洋,火的世界。蜜蜂彩蝶来了,观花的人们络绎不绝地来了。


  雨落在小河、沟渠内,激起的是酒窝似的雨花;撑开的朵朵晴雨伞,是流动的伞花;孩子们的笑脸,那是天底下最烂漫的朝花。燕歌,蛙鸣,莺啼,情侣间的喁喁细语,交汇成无形有声的心灵之花。



  其实,这各年龄段的看花人,何尝不是盛开在不同年代的花呢?他们把人事代谢,装点得天衣无缝。


  懵然间我觉得,所有来到这里的人们不是在看花,是沐浴在花海里。


  可不是吗?烂漫季节盛开的,又何止是菜花呢?在农家屋前宅后,在勾芡出水、小荷露尖的河边,梨花白,桃花红,紫云英如挂虹;马兰紫,荼花浓,蒲公英舞天空。还有无数叫不出名姓的花草,也许算不得名贵品种,却用自己的色彩擎起蕾朵向春天张扬姿态,向赏春的人们挥手致意。


  这一切,与火旺的油菜花交相辉映。你能分得清是人在看花,还是花在看人?


  农谚说:不行春风,哪得夏雨?没有春播,何来硕果?适彼十月长假,我们裹挟在络绎的人流间去田间郊游。清风徐起,天高地迥。空蒙的鸽哨滑过明丽的天宇,浮躁的心顿时宁静下来。



  放眼四野,稻浪婆娑。风过处,飘来缕缕稻花乳香。掐一粒青涩的稻谷放在嘴里品咂,温润的乳浆会唤起你童蒙时的记忆,心底油然涌起在母亲怀里的安适感。阳光里,饱绽的棉朵在赭青色枝叶的衬托下,银白而肉感,如襁褓中的婴儿温馨恬静,惹人爱怜。篱笆旁的扁豆花紫了,宅院后的芦菽红了,红扑扑的柿子撩开稠密的枝桠,像刚更事的调皮姑娘朝村口张望。枣树上,白头翁摇响无数铃铛,田埂边的野蓼正等待人们采撷酿酒。


  奉贤世纪森林公园内,一拨花农正栽种菊花、一串红。那曾在田间劳作的粗朴的脸熠熠生辉,戴在他们头上的草帽像一盘盘盛开的向日葵。其中的阿根伯是我同乡,他土实的名字里有一个“根”字。土地征用了,他们也镇保了,但根还在。问他累不累,他说做了一辈子农民,惯了。不种庄稼,骨头像要生锈。揽了份侍弄花草的活,还是与土地打交道,也算老本行,我满足的。



  他问我,看到这里现在多漂亮了吗?春归有蜡梅、绿萼梅、大红梅、玉蝶梅、洒金梅;望夏有红牡丹、绿牡丹、紫牡丹;秋去有雏菊、金鸡菊、波斯菊、野菊;入冬则有乌桕、冬珊瑚、女贞的果实,或深红或青紫,把肃杀的季节打点得活泼泼呢。


  阿根伯目光点燃的无数菊花、一串红、木槿花、葱兰,果然像斑斓的地毯铺展开来,铺往海天相接处,也铺向很多人心里。在奉贤,栽花、培土、浇灌,然后,跃入这无边的花海,洗一场从身体到精神的花浴。


  浴花归来,梦也是香的。


(刊于2018年4月15日解放日报朝花版)


点击下面链接,可读部分“朝花时文”近期热读文章:








这是“朝花时文”第1551期。请直接点右下角“写评论”发表对这篇文章的高见。投稿邮箱wbb037@jfdaily.com。 投稿类型:散文随笔,尤喜有思想有观点有干货不无病呻吟;当下热点文化现象、热门影视剧评论、热门舞台演出评论、热门长篇小说评论,尤喜针对热点、切中时弊、抓住创作倾向趋势者;请特别注意:不接受诗歌投稿。也许你可以在这里见到有你自己出现的一期,特优者也有可能被选入全新上线的上海观察“朝花时文”栏目或解放日报“朝花”版。来稿请务必注明地址邮编身份证号。

“朝花时文”上可查询曾为解放日报“朝花”写作的从80岁到八零后的200多位作家、评论家、艺术家和媒体名作者的力作,猜猜他们是谁,把你想要的姓名回复在首页对话框,如果我们已建这位作者目录,你就可静待发送过来该作者为本副刊或微信撰写的文章。你也可回到上页,看屏幕下方的三个子目录,阅读近期力作。


苹果用户请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向编辑打赏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