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幸运小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精品文摘 > 黄泉南渡7

黄泉南渡7

作者:admin 来源:www.pcdandanzoushi.com 时间:2018-07-11 阅读: 字体:

</p> <p> 黄泉南渡7 </p> <p>

黄泉南渡7

原创:

无韵先生

每天读点故事

每天读点故事

dudiangushi

「每天读点故事app」你的随身精品故事库。好故事刷不停,短篇连载应有尽有、爱情悬疑灵异青春世情励志故事24小时精彩不停实时更新——各大手机应用市场均可下载

ECHO 处于关闭状态。

你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无韵先生

止转载

     拥有一根神奇手镯的产科医生王倩,在黄泉路口遇到了渡鬼的出租司机夏长风。 从此之后,她的人生轨迹被彻底改变。 阴险狡诈的白无常,处处试探的急诊主任,空无一人的黄泉路,诡异的雹灾,离奇的车祸…… 围绕着这根能让一切手术逢凶化吉的玉镯,一个巨大的阴谋逐渐展开,而王倩也发现了夏长风身上隐藏的秘密……

前情提要:


第十章  谢必安的阴谋

看着王倩只身一人爬进了大客车,夏长风转身对着人群大喊:“你们谁车上有便携的灭火器,统统拿出来!”

然而大家都像看疯子一样看着夏长风,人们还没从恐惧中回过神来,自然没有人搭理他。

夏长风有些气恼,但他也知道这些人刚刚经历了死里逃生,恐怕很多人还神志不清。

可现在情况危急,王倩已经钻进了车里,没时间给他一辆辆车去找了。

现在已经火烧眉毛了,王倩人就在客车下面,要是一旦发生爆炸,王倩将会跟客车里的幸存者一起被活埋在下面。

“不论用什么办法也要控制住火势!”

就在夏长风准备爬上渣土车的时候,一个男人叫住了他:“灭火器,我有。”

那人衬衫的袖口卷起,双手沾满血迹,举在胸前。他对着右边一辆车扬了扬下巴,“那辆黑色的,后备厢里有。”

“客车里还有活着的人,快去灭火!”那人说着像王倩一样钻进大客车底下。

夏长风拉开后备箱,里面果然放着一个灭火器,而且还是大容量的。拎着灭火器爬上渣土车,拔开保险栓,对着起火处一阵狂喷。

在一阵白色的烟气弥漫之中,随着灭火器吐尽最后一口气,发动机的火势终于控制住了。

“咣啷!”

灭火器被扔到一边,夏长风抹了一把被熏黑的脸,抬头往上看去。他很奇怪,为什么这辆渣土车会以这种自杀式的方式从高架上冲下来,又不偏不倚地扣在这辆大客车上。

“这也太巧了点吧……”

突然,夏长风看到桥上有个人正在俯身往下看。虽然这个距离,夏长风看不清那人的脸,但那人似乎也看到了夏长风。

他扬起了手中的拐杖,向夏长风挥舞致意。

“谢必安!”

夏长风攥紧了拳头,毫无疑问,那人是白无常谢必安!

环顾四周,此时渣土车巨大的车身正好挡住了其他人的视线,夏长风低吼一声,瞳孔变得像猫一样狭长。

他弓起身子纵身一跃,像一只灵巧的花猫,整个人以极快的速度飞了起来,一眨眼的工夫已经落到了高架桥上。

“谢必安!”夏长风气势汹汹地看着眼前这个阴帅无常,“又是你搞的鬼!”

“咦嘻嘻嘻嘻嘻嘻!夏大人您不要血口喷人啊,我不过是出现在事发现场而已,怎么就成了我搞的鬼了?”谢必安的右肩耷拉着,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尖细。

“还敢狡辩!你强取淬龙玉,在黄泉路上滥开杀戒!今天这件事你若是能脱了干系我就把头砍下来!我这次一定带你回冥府,有什么话,你去给阎君说吧!”

夏长风手一挥,手中立马出现一个巴掌大小的法阵,法阵正中写着“地狱”二字。

“等……等一下!”谢必安退后两步,“现在不是计较这些小事的时候,大人!您的朋友不是还身陷险境吗?咦嘻嘻嘻嘻,夏大人当真要扔下她不管?”

谢必安话音刚落,高架桥下传来一声低沉的巨响。

夏长风心头一震,“难道说这家伙还有其他阴谋?!”

他集中注意力,想要探听谢必安的心声。可谢必安早有防备,手杖一撑,人已经远远跃开,跳出了夏长风的影响范围。

“咦嘻嘻嘻嘻嘻嘻!夏大人,您还是赶紧去关心一下您那位朋友吧!”谢必安缓缓后退,一瘸一拐地消失在拥堵的车队里。

夏长风咬着牙捏碎了手中的法印,转身从高架桥上跳下。

此时王倩正坐在地上,一个男人蹲在她身边给她处理胳膊上的伤口。

夏长风认出那正是给自己灭火器的那个人。

“你没事吧?”

夏长风看到大客车已经被完全压扁了,看来之前那一声巨响,就是大客车塌方的声音。

“我没事……”王倩抬起头,她脸上全是烟尘,身上也全是血迹。

“对了,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医院急诊科的戚元东主任。”

王倩指了指旁边正在给她处理伤口的戚元东,“刚才多亏了他在塌方之前将我救了出来。”

“戚主任……我们已经见过了。”夏长风对他点头致意,“多亏了你的灭火器。”

“举手之劳。”戚元东站起来,比夏长风高出半个头,“还要谢你奋不顾身去灭火,不然发动机真的爆炸了,后果也是不堪设想。啊,对了,还没问您怎么称呼?”

“夏长风。”

这时救护车的声音传来,几名急救人员抬着担架跑了过来。

王倩的手臂多处受伤,在戚元东的坚持下也搭上了救护车被送往医院。

很快,消防队也赶来了,现场周围被迅速清理并封锁。

夏长风回到了车上,点了一根烟,随手打开了电台。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我市北高架发生严重车祸,一辆渣土车从高架上跌落,倒扣在一辆大型客车上方,并引发了连环追尾,导致北高架拥堵。目前伤亡状况不明,消防与急救已经全面出动,尽最大努力抢救伤者。后续情况请关注本台的进一步报道。”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拥堵逐渐缓解,夏长风开车经过事发地时,那两辆车已经被彩钢板围起的围栏所遮挡。

看着那个像瘤子一样凸起在路面上的围栏渐渐消失在后视镜里,夏长风忧心忡忡地将烟头扔出窗外。

“谢必安那混蛋一定在搞什么鬼,他这么在人间为非作歹,冥府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夏长风的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难道说……冥府也出事了?”

他把车开进一条隐蔽的小路停下,从怀里摸出一张黄色的符纸,符纸在他手中灵巧地变作一只纸鹤。夏长风松开手,纸鹤便自己飞上空中,转了两圈便自己烧了起来。

随着火光熄灭,哪里还有纸鹤的影子,甚至飞灰都没有。

“希望是我多心了吧……”夏长风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发动了汽车。

岚海医院。

救护车刚停稳,王倩便第一个跳了下来。

她帮着急救人员将伤员转移到病床上,往急诊室推去。

床上躺的,正是那个她救出来的学生。

“医生……我的腿……我的腿是不是不能动了……”

“别担心,你的腿没事,只是皮外伤,你别说话,保存体力,你只是失血有点多。”王倩一边安慰他,一边将氧气面罩戴在他的脸上。

刚进了急诊大厅,王倩就被人拦了下来。

戚元东换了一件衣服,脸颊上贴着OK绷,伸手拽住了王倩。

“你干吗去?”

“什么干吗去?当然是……啊!疼!”

戚元东握在王倩胳膊的伤口上,轻轻一用力,王倩便喊了出来。

那个学生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

“就你这样还想进手术室?”戚元东皱着眉说,“你今天是伤员,我也是伤员,咱俩谁也进不了手术室。”

王倩这时才反应过来,胳膊上的伤口火烧火燎地疼。

“可是这么严重的车祸,一定有棘手的重伤员,只有他们的话我担心……”

“不用担心,说来也奇怪,虽然只有七个幸存者,但每个人都只是皮外伤,真是福大命大。”戚元东看了一眼那学生被推走的方向,眼神中充满了不解。

王倩立马想到了自己救下来的那个学生,“都只是被钢筋刺伤了?而且都没有伤到动脉?”

戚元东点点头,“是啊,跟他们比起来,你的伤更严重点。”

虽然在现场戚元东给王倩做了简单的处理,但此时血已经渗出来了,需要重新包扎。

“不过还好,我这个伤员没什么大碍。”戚元东指了指自己脸上的OK绷,“今天就便宜你一下,我这个急诊的大主任,亲自给你处理一下伤口。”

说完便推着王倩的肩膀往换药室走去,“要知道,挂我的号很贵的。”

王倩无奈地笑笑,跟着戚元东往换药室走去。

手臂上基本都是擦伤,只有一道比较长的割伤。好在伤口不深,也不用缝针。戚元东给她细心地清理好伤口后,又仔细的涂上止血凝胶,那道割伤被贴了一块止血绷带。

“好了,我再给你开点消炎药,和一个月的病假吧。”戚元东煞有介事地扯过一张处方笺,在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

王倩摸着手腕上的镯子,对戚元东说:“戚主任,谢谢你。”

“不客气。”戚元东把处方笺递到王倩面前,“我今天本来要去城北见一个朋友,没想到却遇到这种事。对了,王大夫,你们怎么会在那里?”

“因为……这个……”王倩指了指手腕上的镯子,把在白泽那里发生的事对戚元东复述了一遍。

戚元东皱着眉,像是听天方夜谭一般听完了她的话。

“戚主任,你也听说过这根镯子吧?”

“略有耳闻。”戚元东笑了笑,“他们,包括院长在内,都认为它是……有魔力的。可以救治那些危重病人,而这也是岚海的产科如此优秀的原因。”

“那……你是怎么看的?”

“现在我相信了。”戚元东双手交叉,放在叠起的膝盖上。

王倩愣了一下,“现在?”

戚元东笑了笑,“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王倩点了点头,其实她一直没有跟戚元东说,他留给自己的第一印象并不怎么好。

“我来到岚海之前,这镯子的传说已经满天飞了,让我完全无视它是不可能的。但你要让我完全去相信,也不可能。”

“我来到岚海,就是想亲眼见识一下,这传说中能起死回生的手镯。”戚元东顿了顿,“也想亲眼见识见识,拿着它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医生。”

“然后呢?”

戚元东眼里充满了温柔,“然后没让我失望。”

“老实说,一开始我还在想,拿着它的医生会不会是个趾高气扬、目空一切的人。毕竟如果传说是真的,那这镯子真的是任何一个医生梦寐以求的宝物。

“要知道,这种从天而降的能力容易让人盲目自信、膨胀自大。然而我却看到了沉静内敛、与世无争,一心只为了病人的你。”

戚元东俯身握住了王倩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王倩抖了一下,却没能挣脱。

“我为医院,为你,为这根镯子,甚至是为我自己感到庆幸。尤其是在上次那场诡异的雹灾之后,我同你一起站在手术台上,你的意志和精神感染着手术室里的每一个人。包括你的勇气,善良,不畏艰难,你身上有作为一个医生最弥足珍贵的品质。”

王倩看着戚元东的眼睛,那里面有欣赏,有尊敬,还有一丝情愫。

“更难能可贵的是你并没有完全依赖它,你基础扎实、心思缜密,没有因为这神奇的镯子而放弃自己在医术上的进步。”

戚元东直起身子,“我原本想,如果拿着这个镯子的医生配不上它,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把这镯子拿来。不过现在看来……”

王倩吃惊地看着戚元东,没想到他还有过这样的想法。

戚元东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现在看来,这镯子完全配得上你。”

王倩松了一口气,她摸着自己手腕上的玉镯,对着戚元东笑了,“戚主任,谢谢你。”

戚元东拍了拍王倩的手,站起来往外走去,“不用谢,我会帮你请几天假,趁这个机会在家好好休息一下。要知道,以后用你的地方可多着呢。”

随着戚元东带上门离开,换药室又重新回归平静。

王倩回到家,手臂的伤口已经不再痛了,但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她感到身心俱疲。

扔掉脏兮兮的外套,挽起了头发,准备好好收拾一下自己。就算不能洗澡也要擦洗一下,衣服上沾满了血迹和油污,显然是不能再要了。

王倩随手打开电视,这是她多年独居养成的习惯,电视里正在播放今天车祸的新闻。

转身准备去放洗澡水,却听到一阵敲门声。

王倩一下警觉起来,她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从猫眼里往外看。

“是我,夏长风,我给你送猫来了。”夏长风站在门口,怀里抱着柳大夫的那只大黄猫“鸡腿”——不知道柳大夫为什么会给一只猫起这么个名字,可能它的颜色像一只烤鸡腿吧。

王倩还在奇怪,她明明没问,而夏长风却在回答她。

“开门吧,你虽然不说话,但我能听得到,我知道你在门后。”夏长风把怀里的大黄猫往上抱了抱,“赶紧开门,这猫死沉死沉的。”

王倩这时才想起夏长风可以听到别人的心声,急忙把门打开。

夏长风把鸡腿放在地上,它也不客气,像到了自己家一样,一溜烟地跑了进去。

“啊,真是不好意思,我都忘了鸡腿在你那里了。”

“还有这个……”夏长风把一袋东西放到王倩面前,“猫粮,罐头,猫砂,玩具,猫砂盆……”

“啊……谢谢……那个……多少钱我……”

“不用了……”夏长风摆摆手,“你这猫挺通人性的。”

“嗯,老师养了它也是蛮久了。”王倩往屋里看看,却发现鸡腿蹲坐在沙发上,像是在看电视。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这只鸡腿已经不是原来的鸡腿了。它住在夏长风家里的这些天,被夏长风做了一点小小的手脚,已经变成了一只有灵识的灵猫。

王倩话音刚落,就听到里面的鸡腿叫了一声,随即电视的声音渐渐放大:“……现场清理工作正在进行,后续死者遗体认领与赔偿工作规划中,家属情绪稳定,事故原因调查中……”

“喵——!”

夏长风的神色突然紧张起来,他推开王倩,径自走进了屋里。

电视上正在播放现场清理的画面,而鸡腿的爪子放在遥控器的音量键上,正是它把声音放大的。

画面中的工作人员正在将钢筋切断,好搬运遗体。

“幸存者有多少?”夏长风突然转头问王倩。

“呃……我记得是七个……”

“一般他们会把死者的遗体放到哪?”

王倩想了想,“太平间吧……北郊正好有一家殡仪馆。”

“你能不能想办法带我看一下这些尸体?”

“看……看尸体?”

“对……”夏长风看着电视里的画面,“其实今天在事发现场,我遇到谢必安了。”

王倩心头一紧,没想到这件事竟然跟谢必安还有关系。

“我怀疑他要‘借阴兵’。” 

“借……借阴兵?那是什么?”

“无常身为阴帅,下辖在册冥兵十二部,这些相当于冥府的常备军。然而想驱使冥兵需要阎君的印信批文,有时候为办事方便,鬼差们会挑选意外死亡的阴魂,通过法术将他们暂时变为有一定战斗力的阴兵,可以说是一种雇佣军。

“因为是权宜之计,事了之后会让他们归为普通阴魂,重入轮回。因此被称之为‘借阴兵’。这次遇到这么多意外死亡的人,正是借阴兵的好机会。谢必安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冥府的法度,我怀疑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夏长风盯着电视,心中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未完)

渡鬼老司机VS救人女神医。

这世间,光怪陆离的故事从未停歇过......


长按二维码下载【每天读点故事】app

搜索“无韵先生”或“黄泉南渡”抢先收看后续。


收看更多精彩故事

每天读点故事app」——你的随身精品故事库

如长按二维码无效,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欢迎转载,本文标题:黄泉南渡7,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 http://www.pcdandanzoushi.com/jingpinwenzhai/2018/33785.html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